小学生想当职业电竞选手,班主任一个举动获赞无数

澎湃新闻首席记者 葛熔金

当班里学生跟老师说自己长大后想“当一名职业电子竞技选手,因为每天玩10小时游戏很幸福”,老师的反应会怎样?杭州一位小学六年级班主任为此专门去一家电竞俱乐部实地调研,并给学生写了一封2400多字的长信,让3名想做职业电竞选手的学生对行业有更多的了解后,再下最后的决定。

“我不想简单地说教,而是想让孩子们知道当一名职业电竞选手的不易。寒假开始了,孩子们使用手机时间显然会变得更长,班里玩游戏的男生较多,我也想提醒同学们不要沉迷游戏。”这位班主任告诉澎湃新闻。她叫魏榕,杭州市青蓝小学老师。

魏榕于2013年入职,现在教的605班是她从1年级就开始带的。去年12月,魏榕让学生做“二十年后的自己”的职业规划,填写职业探秘单,去探究这个职业,试着描述20年后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状态。

学生们展示“二十年后的自己”职业规划

“当初我觉得很多学生职业规划会是老师、医生或科学家,不料交上来的职业规划千奇百怪,甜品师、旅行家、B站UP主……各种职业都有,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3名学生选择做职业电竞选手。”魏榕告诉澎湃新闻,班里34名学生,33名都在使用智能手机,其中绝大部分男生都玩手机游戏,有一名男生在疫情期间常每天玩游戏超过8小时。“班里比较沉迷游戏的学生中,除了一人成绩特别好,绝大部分都中偏下。”

魏榕以为这3名学生只是嘴上说说,后来与他们交流发现,他们想当职业电竞选手的意愿非常强烈。有一名学生还在职业梦想卡中写道:“就算被孤立,被嘲讽,也改变不了我的初衷——当一名职业电竞选手,到国际上去比赛,为国争光。”

魏榕与这位学生的家长交流后,发现家长已无法劝阻孩子玩游戏,孩子甚至已生出一些逆反心理。

“我并不赞成孩子将过多的精力用于玩游戏,但直接跟孩子说做电竞选手不好,这太武断,孩子也不会听进去。另一方面,电子竞技是当下热门的专业运动,我对此不太了解,有必要先了解这个行业,再帮助同学们去正确地认识和理解。”魏榕向澎湃新闻表示。

随即,魏榕前往杭州一家知名电竞俱乐部实地调研。“俱乐部教练带我参观了各种选手训练室,告诉我,成为电竞选手要通过很多专业测试,总的来说是一个天赋大过努力的行业。教练认为,要成为职业电竞选手,难度不亚于考上名牌大学。”魏榕告诉澎湃新闻。

调研后,魏榕在2月8日凌晨写完了这封2400多字的长信。目前她已将信分别发给3名想当职业电竞选手的学生,希望他们能认真看完这封信。她不急于让学生立刻回应她,而是希望经过一个寒假的思考后,他们能与她分享看信后的真实想法。

魏榕与学生们在一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