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开掐腾讯 这一次重要拐点已经到来

持续了近三年的头腾大战,在距离春节还有一周的这个午后,被重新提起。

这一次,抖音用了“垄断”——一个在2020年末至今,总能轻易挑起敏感神经的词汇。而此时,一个重要的拐点已经悄然到来。

也许,这一次的结果,会有不同。但无论如何,可以确定的是,巨头之间的战争,才刚刚进入白热化。

01

“头腾大战”大爆发 深夜又怼起来了

2月2日午后,抖音掀了桌子,向法院状告腾讯。

抖音:它垄断!立即停止这一行为,刊登公开声明,并赔偿9000万元。

腾讯:指控纯属失实,恶意诬陷!它侵害平台生态和用户权益,我继续诉讼。

抖音:用户数据不应该成为它的“私产”!

一场神仙打架,彻底拉开。

2月2日午后,抖音方面表示,今日已经正式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交诉状,起诉腾讯垄断。抖音方面称,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构成了《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抖音要求法院判令腾讯立即停止这一行为,刊登公开声明消除不良影响,并赔偿抖音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9000万元。

在起诉状中,抖音表示,微信、QQ月活跃用户数分别超过12亿和6亿,目前,市场上没有其他经营者,能够提供与微信和QQ具有对等功能的服务。这意味着腾讯“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抖音认为,腾讯封禁抖音的行为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表征。封禁不仅损害了用户权益,破坏了抖音产品和服务的正常运营,还排除、限制了市场竞争,“腾讯的垄断行为,妨碍了技术进步和创新,对于提升经济效率和社会福祉并无裨益,而只能有助于其扭曲其他领域的竞争、巩固自身已有的市场地位”。

2月2日晚间,腾讯发布声明回应称,字节跳动公司的相关指控纯属失实,系恶意诬陷。腾讯称,字节跳动及相关公司还存在诸多侵害平台生态和用户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将继续提起诉讼。

2月2日深夜,抖音再次回应表示,用户对自己的数据具有绝对的、可完全控制的权利,应该远远高于平台的权利,用户数据不应该成为腾讯公司的“私产”。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毫无疑问构成了《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

抖音称,希望这起诉讼,有助于厘清平台经济如何规范竞争,完善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规制。

事实上,“头腾大战”的正式开火,似乎始于2018年。

2018年4月起,用户分享抖音链接到微信和QQ平台后均无法正常播放。

2018年5月,张一鸣曾在微信朋友圈评论区感慨:“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

对此,马化腾怒怼:“可以理解为诽谤。”

张一鸣赶紧解释,这只是他忍不住发发牢骚,并不想引起口水战。“微信借口封杀不合适讨论,但是微视的抄袭搬运是可以公证的。”随即他表示材料可以单独发给马化腾。

马化腾还是毫不客气回复道,“要公证你们的太多了。”

一个月后,今日头条推送《新华社: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腾讯官方微信发布文章称正式起诉今日头条系。

腾讯认为,今日头条和抖音大量发布、传播贬损诋毁腾讯公司的言论、文章或视频,不仅对腾讯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及侵权,也严重破坏了商业合作的信任基础。基于此,腾讯将暂停与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的相关合作。并是不断起诉包括西瓜视频、抖音在内的字节系产品,要求下架《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腾讯游戏的UGC视频内容。

2020年11月,深圳南山区法院做出判决,认为腾讯公司对《王者荣耀》游戏视频享有著作权,而创作视频的用户则不享有。南山法院最终判决, 抖音赔偿腾讯55万元,并驳回了腾讯其他要求。抖音方面称,将就此案提起上诉。

而这几年,字节跳动已多次多样吐槽腾讯无理由将产品封禁。

1月7日,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在微头条上称,由于微信开放平台的不开放,“飞书文档”微信小程序已经在审核流程上被卡将近两个月了。

图片

谢欣表示,在这个过程中,腾讯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和理由,只是说,“此应用在安全审核中”,不做进一步处理。

02

谁能笑到最后?重要拐点已到

根据《时代财经》报道,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表示,抖音以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为由提起诉讼,法院在认定时主要遵循三个步骤:界定相关市场、认定腾讯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腾讯是否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其中,界定相关市场非常重要,也常常具有极大争议。目前案件刚刚起诉,法院还未立案及正式审理,尚难以断言立案后法院会如何界定相关市场。

不过,赵占领认为,参照九年前仅有的案件,即360诉腾讯QQ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一案,法院认为,即时通信服务市场既包括个人电脑端即时通信服务,又包括移动端即时通信服务,既包括综合性即时通信服务,又包括文字、音频以及视频等非综合性即时通信服务。

由于微博、飞信、SNS等与QQ都被划为同一相关商品市场,界定范围比较宽,导致最终未认定QQ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今天抖音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一案,如果还参照之前的判例,相关商品市场的范围也可能会界定得比较宽,难以认定腾讯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根据《经济学家圈》报道,威诺律师事务所杨兆全律师表示,抖音起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并没有法律依据。腾讯公司禁止其他公司从自己的平台上分流客户,包括客户的时间、注意力,是腾讯正当的经营权利。

在微信平台上,抖音只能作为微信用户来使用微信功能,而不能作为商业竞争者出现。其商业使用不能超出腾讯允许的范围,更不能在微信平台上,进行损害平台利益的行为。

抖音通过微信分享,把客户引流到自己的app上,是对微信客户的分流,损害了腾讯公司的权益,是对腾讯公司的侵权行为。

抖音的这种行为,就像在一家大戏院里,抖音把腾讯的观众拉到旁边的自己的戏院里。戏迷都到腾讯的戏院里看戏,你就说腾讯的戏院垄断了,你就有权利从腾讯戏院里把客户拉走。这是非常荒唐的。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互联网反垄断,拐点已经来临。

赵占领就提出,但是现在互联网反垄断的形势发生了重大改变,无论司法,还是执法层面均是如此,而且还被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重视高度。

赵占领表示,“我个人认为这个案件中,法院最终界定相关市场时,很可能会采取更加严格的标准,将相关商品市场的范围界定得更窄。”

被禁封近3年,字节却在最近频频喊话腾讯,又在此时对腾讯提起诉讼,似乎是早有打算。

2020年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出台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该文件明确指出,红包补贴、品牌屏蔽、“二选一”、“大数据杀熟”、搜索降权、流量限制、技术障碍等都可能成为滥用支配地位行为的表现形式,且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案件不一定需要界定相关市场。

2020年12月14日,根据《反垄断法》规定,市场监管总局已经对包括腾讯在内的多家互联网巨头进行顶格处罚!

具体而言,对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收购银泰商业(集团)有限公司股权、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控股有限公司股权、深圳市丰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收购中邮智递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等三起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进行了调查,并于2020年12月14日依据《反垄断法》第48条、49条作出处罚决定,对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阅文集团和深圳市丰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分别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的行政处罚。

2020年12月16日至18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国家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国际竞争力,支持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同时要依法规范发展,健全数字规则。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收集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

太琨律创始合伙人、主任朱界平律师表示,《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目前还在征求意见,没有任何效力。

“(不过)征求意见大多都会通过,一般只是根据反馈的意见进行小的调整。”朱界平表示,“可以预见,在相关文件生效后,反垄断领域的案件必将会增加,抖音选择在这时候出击估计也考虑到了国家政策的因素。”

根据《InfoQ》报道,知乎答主“游云庭律师”指出,腾讯封杀字节跳动的原因和 Facebook 近期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起诉的案例很像,Facebook 被起诉是因为屏蔽了竞争对手的开放平台接口,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腾讯不但屏蔽字节的开放平台接口,还连他们域名也一锅端,不准在微信分享,这种平台公司的屏蔽行为对竞争秩序有很大破坏。

不过,法律从业人员肖海(化名)表示,该事件涉及的并非垄断,而是可能涉嫌不正当竞争。

03

战争,才刚刚开始

关于头腾大战的结果,时间会给出答案,但是这个答案,远远不会是重点。

因为,腾讯和字节跳动的战争,才刚刚进入白热化。

《腾讯的背后一战》一文曾提到,“头条和腾讯一样,走的都是‘kill time’的路线,即通过占据用户时间和流量为基础来向其他业务蔓延。”

“因此,只要短视频占据了用户时长,必然会向剩下的全部娱乐场景开战。社交通讯、手机游戏、影视剧,甚至网络小说和综艺都在这个打击范围内,而目前的用户时长和娱乐之王,正是腾讯。”

可以说,未来,腾讯和字节跳动依旧会短兵相接,“争用户、抢市场”。除了在广告市场与BAT争夺存量和增量份额以外,字节跳动与腾讯系从游戏、2C到2B等都将面临全面遭遇战。

而字节跳动,已经开始触动腾讯的底线——游戏。

据《财经》报道,2019年6月,字节跳动成立“绿洲计划”,开始自研重度游戏,目前这个团队已经有上千人规模,分布在深圳、上海、杭州、北京多个城市。

根据《界面》,此前,依托巨量引擎等字节跳动自有的宣发平台,其已经运作了多款休闲游戏,并都取得不错的成绩,多家游戏厂商均表示,在游戏分发上,字节跳动和腾讯系已在伯仲之间。

多位游戏厂商创业者表示,休闲游戏生命周期比较短,无法带来非常高的收益,字节跳动所运作的休闲游戏更多还是流量贩卖的生意。一位对字节跳动游戏业务有较深了解的业内人士称,字节跳动自身有流量池,但在进行流量分发时,却面临着没有内容的尴尬,处处受到腾讯系掣肘,涉足重度游戏是必经之路。

也许,这场巨头之间的战争,我们还要围观很久很久……你挺谁呢?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中国基金报、财经、界面、经济学家圈、InfoQ等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